初一十五贺新春

    ▌王理求    我小时候每年大年初一,父亲早早起来,祭过天地祖宗,就整理打扫屋子,以准备迎接前来拜年的亲朋好友。母亲这天不做饭也不见人,

    ▌王理求

    我小时候每年大年初一,父亲早早起来,祭过天地祖宗,就整理打扫屋子,以准备迎接前来拜年的亲朋好友。母亲这天不做饭也不见人,大年初一是她的吃斋日,看着满桌子佳肴不动筷子,只是喝一口粥。她说大年初一吃斋,等于一年三百六十五日都吃斋了。所以初一的饮食全由父亲负责。

    大年初一,小弟的身上多了一条手帕,不是用来讲卫生的,而是把一条大手帕对角折,把三角形的一个面缝起来就成了一个三角口袋,这个手帕做成的口袋别在小弟的衣服上,跟着大人去拜年,叔伯哥嫂们都会给小孩子零食,全装在这个手帕口袋里了,走了两三家口袋就满满的,然后带着收获回到家慢慢品尝。

    拜年,相互打个招呼,有个问候,联络感情,亲戚朋友之间互相走往,正是交流农事经验、生产计划的好时机。父亲带着我出门走远亲,去看望我奶奶家的亲人。奶奶的老家山庄离我们家有二三十里路,山路难走,是个穷乡僻壤的山村。第一次来到这个地方,主人出去走亲戚了。一个婶婶接待了我们,大人谈些什么我不懂,我只是在一旁吃点零食。走了那么多山路,饿了,婶婶端来面条,看来还丰盛,有鸡蛋,还有鸡腿,我拿起筷子就吃,父亲告诫我,做客要有做客的样子,要斯文。听父亲的话,我放慢了吃的动作,但实在太饿了,我拿起碗里的鸡腿想咬,但咬不动,感觉还是生的,再看看上面还绑着一根红线。父亲做了个手势,暗示我这是不能吃的。原来,家里穷,客人来了又拿不出什么招待客人的食物,就向邻居家借了两个鸡腿摆摆样子。我明白了父亲的暗示,最后只吃了碗里的面条,连那个蛋都留下了。父亲说的斯文,就是要知礼,我都记着了!

    年过完了,元宵节的灯亮了,乡下玩龙灯是元宵节的必备节目。

    先要介绍扎灯的人,王罗山叔叔。罗山叔叔就住在宝善堂老屋,离我家不到一百米,叔叔是个农民,也是个杂家,除种田外,主要是搞一些民间手工艺。我们家老祖宗留下的官服都收藏在他家,祖上人留下的字画都挂在他家的墙上。他爱好作画,也喜欢养鸟,爱听京剧,也喜欢哼哼几句,吹笛子敲锣鼓,样样在行。最有成就感的就是他的纸扎工艺。几片竹片,几张色纸,就能扎出各色各样的东西来。我奶奶去世时,要扎一幢灵屋,经叔叔的手艺扎出来,真像一件艺术品:灰墙黑瓦的徽派建筑,前后二进,中间天井,两边走廊,东西厢房,中央厅堂,前门大柱上还有腾龙。更细致处,连卧房的床都清晰可见。手工之高明令人叹服。可惜如此工艺不能保存,最后一把火烧了。

    扎龙灯,最主要的是扎龙头,这工作全由罗山叔叔包了。首先造型要好,既要有龙的威严,还要生动传神。眼睛舌头要能动,嘴巴要能开合,所以龙头的好坏决定了龙灯是否吸引人。龙头扎好后,挂上龙须就能与人见面了。看灯的人群中,有年轻的新妇偷偷地把龙须扯下塞在自己怀里,讨个吉利(民间传说有了龙须就能生个龙子龙孙。所以龙头上的龙须常被人扯了,经常要重新粘上。)

    罗山叔叔也爱扎些小朋友爱玩的灯,什么鸡灯、兔子灯、猴子灯、有螺旋桨的飞机灯、尾巴会动的鲤鱼灯,村里的孩子都喜欢罗山叔叔,他给元宵节带来了很多欢乐。

    元宵晚上到处灯火通明,出门看灯的人都集中到祠堂旁边的空地上,点上了蜡烛排成一路,龙头在前,向街头出发,配合锣鼓的声音,一路热闹不止。龙灯走过街巷,又走上一座山头,叫紫云峰,山上有一座庙,到得庙中再原路返回。从山上望去,村里灯火一路,忽明忽暗,绵延不断,像条火龙在黑夜里游动。龙灯下得山来,进入人家,家家都鞭炮相迎,红包相送。热闹的元宵闹灯在村民的喧闹声中渐渐散去,过年到此,新年的活动也算结束了。

    过完十五就要进入春耕农忙的农事活动,愿新的一年风调雨顺,人寿年丰。

给作者打赏,鼓励TA抓紧创作!
评论
欢迎留言讨论~!